法制日报:美国同性恋者的希望与困境(图)

作者:河南同志-发表时间:2018-1-3 0:23:35
资料图:2009年10月在华盛顿举行的百万同志大游行   法律是依照普通人的标准确立起来的,而同性恋者一般被视为社会的特殊人群,特殊人群有着特殊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有着特殊的身份认同,这就使得它往往与主流的法律文化发生冲突。   继女性主义法律运动和种族批判法律运动之后,同性恋的法律诉求开始成为美国法律的一个新现象。法律是依照普通人的标准确立起来的,而同性恋者一般被视为社会的特殊人群,特殊人群有着特殊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有着特殊的身份认同,这就使得它往往与主流的法律文化发生冲突。   通常而言,在一个社会中,同性恋者的数量并不会太多。比如,在美国,男女同性恋占总人口的4%。但是,作为一个群体,他们却有着自己的权利要求。同性恋伙伴能够申请异性恋夫妻那样的结婚证吗?同性恋“家庭”能够享受异性恋家庭所得税上的减免优惠吗?同性恋能够成为其伙伴的法定继承人吗?在公开场合指责一个人为“同性恋”构成精神损害吗?在媒体上揭示一个人变性的事实是侵犯他的隐私权吗?成年同性恋之间的自愿性行为可以免于刑事惩罚吗?按照传统法律,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否”,而同性恋者们却认为这些都是他们的基本权利。所有这些法律问题的解决方案,最后都要取决于美国联邦法院关于同性恋者法律权利案件的判定结果。在美国,法律上的争议问题会演变成这样一个法律难题:传统法律是对同性恋的一种歧视吗?反同性恋的法律是否违反宪法意义上的法律平等保护原则?   在美国法律中,两个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1982年8月,同性恋者哈德维克在他的家中与另外一个成年男子发生“亲密关系”,其行为被佐治亚州指控为犯罪。依照佐治亚成文法,K交和G交被视为犯罪,可判1到20年的刑事监禁。在这场刑事诉讼中,哈德维克认为,在自己家中实施的自愿的同性性行为是他个人的隐私,而州法使他面临逮捕的危险。因此,被告认为,将鸡奸定罪的州法违反了宪法,他诉诸联邦法院。   1986年,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以5:4的投票作出了不利于哈德维克的判决,在宪法层面维持了同性性行为为罪的判定。怀特大法官在判决书中回顾了鸡奸为罪的美国法律史。他说,鸡奸一直是普通法上的犯罪,美国最早的13个州在批准人权法案时就禁止了这种行为。1868年,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获得了批准,但是,37个州中的32个州都有鸡奸刑事法。直到1961年,50个州都视鸡奸为违法。到1980年代,2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继续对成人间相互同意的鸡奸予以刑事惩罚。他认为,在自己家里实施的鸡奸行为并非个人隐私,如同在自己家里吸毒、藏匿枪支和窝藏赃物一样,并不能够得到宪法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律平等保护条款的保护。 首席大法官伯格指出了鸡奸为罪的理念依据。他说,认定此类行为有罪,根植于犹太—基督教的道德伦理标准。在罗马法时代,同性恋鸡奸就是重罪。英国的第一部世俗成文法就将此类行为确立为犯罪。布莱克斯通在其《英国法评论》中,把这种行为描述为“比强奸更让人憎恨的”犯罪、“让人类本性羞辱”的令人发指的行为以及“无以名状的”的犯罪。尽管哈德维克案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却让同性恋法律问题进入了公众讨论的领域。也正是在此案件发生后,法学教授们才开始敢于以学术研究的方式公开探讨同性恋的法律限度。   1992年,科罗拉多州以公民复决的形式通过了该州宪法第二条修正案。该修正案规定,科州各级公共机构不得给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和双性恋提供特殊的法律保护和优惠,也不允许他们主张反歧视的法律理由。修正案通过后引起了广泛争议,同性恋者提起了宪法诉讼,其中也包括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同性恋雇员,他们担心此修正案会使他们因性取向而遭受法律歧视。另外,相关市政当局和政府机构也加入了诉讼行列,因为他们一直在从事保护同性恋免遭法律歧视的事业,而此修正案会终止他们的这项工作。诉讼的焦点集中于该修正案是否违反联邦宪法第14条修正案之“法律平等保护”条款?1996年,联邦最高法院法官们以6:3的投票数认定科罗拉多州第二条宪法修正案违反了联邦宪法,该修正案与联邦宪法的法律平等条款相悖。   在判决中,联邦最高法院认为,第一,科州的修正案将同性恋者单列为一类,并涉及他们在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的活动,用这种方式区分某一类人群本身就是一种歧视;第二,科州取消了同性恋免于歧视的法律和政策,这不仅剥夺了同性恋者同等法律保护的权利,而且还对他们设定了特殊的法律障碍;第三,科州修正案没有尊重公民的结社自由,怠于从事反歧视的有利于州利益的事业。此案被认为是联邦最高法院关于同性恋权利问题的最重要的判决,为以后同性恋权利主张提供了宪法上的支持。   而且,从历史源流来看,同性恋者的法律权利诉求晚于女性主义者和种族批判主义者的法律诉求,这使得同性恋者从女权主义运动和黑人权利运动的策略中获益颇多,他们的法律诉求同样是以争取“公民权”的形式进行的,并把法律权利的基础定位于宪法“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律的平等保护”。   然而,同性恋“类似于种族”的概念又激怒了有色人种。黑人运动者并不同情同性恋者,他们担心同性恋者在按照种族批判运动的方式争取他们权利的时候,会减少或者削弱黑人争取民权的有限资源。马丁·路德·金的侄女说,“把同性恋与种族联系起来就是宣布了民权的死刑”,更有黑人明星主持说,“很多黑人因为女权运动贬低了黑人运动而感到不安。现在同性恋运动又来了。黑人对此非常憎恨,因为他们看不到两者之间有什么相似点,我也看不到”。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同性恋权利诉求方兴未艾,但争取权利的道路上却充满了荆棘,他们既要与社会主流意识战斗,又要与初具规模的女性主义团体、黑人民权团体战斗。(作者/徐爱国)   (声明:上述文章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仅供讨论和参考。河南同志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上一篇:河南同志    下一篇:是是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