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身边有着同性恋

作者:河南同志-访问量:-发表时间:2018-1-1

同性恋、同志、Gay、基友、拉拉、百合、这几个词其实一潜藏于我们的社会万象中,作为80后,90后或者是00后这一代人,他们很小便有着便捷的信息渠道,可以浏览丰富多彩的网络信息,所以对于这些相较于中国大多数传统家庭来说,相对于比较敏感的词汇,接受程度还是比较高的,但是中华民族在悠悠岁月的传承与教育当中,带给人们的映像,绝不仅仅只有地大物博,历史悠久,还有一些些甚至渗透进咱们家庭观念的因素,比如说,封建顽固。

在中国同性恋人数在5600万至8400万之间。国内著名的性学者李银河曾表示,中国同性恋群体的规模在7000万左右。

7000万是什么概念?!

意味着每2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是同性恋。说得再直白点:一个40人的大学班级里,估计就有2个是同性恋;在北京早高峰拥挤的一节车厢中,就有3人是同性恋……所以一个群体的存在与否,与大多数人们的接受与否无关。

虽然中国的同性恋人群看似已经非常庞大,但是他们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2015年7月,倩君妈妈在家打扫卫生时,看见了男生给儿子写的情书,当时儿子正读大二。

得到了孩子肯定的回答后,她抱住孩子,要从49楼跳下去,“当时说了很多辱骂的话,变态一类的词。”

在她的印象里,这种人群只有西方国家有,和吸毒差不多。2009年去悉尼旅游,歌剧院旁的同志一条街,她拍下照片当作新鲜事物。“那个时候讲给儿子听,他就觉得不好笑。”

“你和女孩子睡过吗?要不试试?”

倩君妈把希望寄托在性工作者身上。她用高出几倍的价格找到楼下的发廊妹,“情况特殊一些,我跟别人说,要主动,诱惑程度要提高一点,我说我儿子性冷淡。”

当天晚上,儿子把发廊妹赶走,差点和她决裂。

倩君妈妈找到江湖医生,据说能扭转性取向。

倩君妈妈不放心,跟医生说“我是异性恋,你把我变成同性恋,就去治我儿子。”江湖医生再没回过消息。

在中国,人们的风言风语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英雄》里面有一句台词叫:“我于意思又能如何呢,只不过是人言可畏,人言可畏啊。”而由于每位同志的自我认同时间不一样,他们所承受到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也会有所不同,没有哪些人生来就是变态,没有哪些人生来就心理扭曲,大家都是一样的,性取向不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那些使人们变得暴躁不安,抑郁身亡的原因,说不定就源于你我的口中。

台湾已经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我周围的不少同志朋友都感到欣慰与开心,这份欣喜如长期沉溺水地的绝望之光,使人难以打扰,所以,如果你的身边有同性恋人群,请不要排斥不要舆论,因为,你不见得不他们高贵,在他们眼里,你们何尝不是被他门所接受的“异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只限1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