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农村Gay的那些事(图)

作者:河南同志-访问量:-发表时间:2018-1-1

有调查显示:同志的比例总是保持在总人群3%~5%,同志的数量无关乎宗教信仰、文化程度、经济水平等等。按这样计算,我所在的学校就会有300~500名同性恋。

  前些日子,在网上做采访时曾有网友对我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你所在的学校有很多Gay,你可以在他们中间找一个bf。”他的话顿时让我大吃一惊,日日行走于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可并不曾发现有多少同性恋的身影,所以大学校园里同性恋越来越多的说法也就无法考证。

  又有一个朋友短信说:“真羡慕你,能在同志众多的大学工作,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他的话只能让我莞儿一笑。同志真的越来越多?答案是否定的,这只能说处于“半出柜”状态的同志多了。

  与以前相比,同志现在的生存环境好多了,有些许同志开始鼓起勇气走出来过自己真正的生活,特别是大学生们,在远离父母、亲人的校园,他们得以有机会通过网络、电话、面对面表达对爱的渴望。其实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发现于大学校园,在每一个地方,只要有同志的地方,同X爱的故事天天都在发生。因此我告诉那位朋友,没必要羡慕我,更不要以为大学生中同志爱人的比例会更高。

  暑假去农场支教,看见一个健硕的男子走起路来却有几分女色的味道,所以心里就犯了嘀咕“他会是同性恋吗?”问题一出,自己也感觉到愧疚,因为娘娘腔不等于同性恋,我不应该看着“那样”的男人就说他是同性恋。同时我在想另一个问题,身在农村的同性恋他们该如何地生活,他们会像城里的同性恋一样吗?从心里来讲,我真切的希望他们也能有较为自由的天地可以飞翔。

  没有人做过“农村有多少同性恋?”这样的调查,但根据3%~5%的比例,农村的同性恋应该比城市多得多,只是鉴于环境的影响,他们在短期内还很难付出水面,以露真容。从这一点讲,以学历的高低来划分同志的多少也是缺少科学根据的。

  在农村很少能听见同性恋这个词,也很少有人能明白它的含义。许多人即使有了爱恋同性的倾向,他也无法用科学的手法来解释,他们更易于受到来自家庭社会的影响,而草草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他们的命运似乎比城市同志更为凄惨。

  同性恋强调的是爱的对象,不是性的对象,本质上它首先重视的是爱,性是其次的。这种本质对所有的同性恋者都是一视同仁的,但对于生活在农村的同性恋者来说,它早已失去了现实的意义。因为对那些地方的同性恋者来说,同性之间虽然理论上存在着爱,但这种爱也只能在理论的土壤里找到苟延残喘的机会。

认识到同性恋是本质有很大好处,特别是对于那些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同志来说,意义更为重大。但那里有很多同志总是排斥着自己的另类身份,他们试图以各种办法来“医治”自己的“不治之症”,结果,虽然他们娶了异性为伴侣,本质上还都流淌着同性恋的血液。同性恋是先天注定的,他无法选择,更无法改变。

  我在一篇日记里看到了一位出生在农村后来又转战于都市的同志的表白:10岁的时候,他无意中看到了爷爷的生Z器,从此,他便对成年男性生Z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总是找机会偷看别人并一直延续到成年。他在开始偷看的时候肯定是与“性”无关的,但是后来随着他的发育,就有了“性”的因素,渐渐地,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男性。

  但这时,他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亲戚朋友也都开始为他张罗结婚对象。而他的心里却总是惴惴不安,如果拒绝,他还怕父母有所怀疑,如果接受,他的内心又无法平静。23岁那一年他还是结了婚,并很快有了一个女儿。他本以为家庭、孩子能改变他的一切,可不曾想,他心里总是出现男人的身体,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他想摊牌,又害怕这样会毁了自己的家。

  28岁那一年,他才借助网络确认自己就是同性恋并且不再为之感到本不该有的“羞愧”和“痛苦”。也就是那一年,他离开了妻子,带着孩子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他在最后写道:“我一直以为,把自己变成同性恋的原因就在于那次无意间看到了成年男性生Z器,但是,我现在才真正明白那不过是诱发了我的内在本质。”

  外力是无法改变同志本质的,因为它是先天的。相对于城市来讲,农村的同性恋者表面上看少了许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农村没有同性恋,他们只是迫于压力隐藏了、结婚了。对他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但这种结果是喜还是悲呢?当然是后者。一个被迫与异性结婚的同志的命运与一个异性被迫与同性恋结婚的后果一样难以让人接受?

  天天面对着一个了无生趣甚至连连作呕的躯体,还要勉强去Z爱,去生子,痛苦是可想而知的!和睦、美满对这些家庭来说就像是天方夜谭。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这样的家庭势必会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途径就是给予同志合法的婚姻权,让每个人活出真我、活出色彩。

  虽然文化水平与同性恋没有本质关系,但由于高文化程度的人接触到的事物与环境能够使他们渐渐认识到同志的本质,然后接受本质并在一定程度上表达出自己的需求,所以他们可以过上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那些文化相对落后的同志人群则对自己的认识存在问题,他们即使认识到了,往往也没有公开表达自我意愿的空间。他们首先忽视了自己,然后又被别人忽视了。

  但是,你不能说这些人就不是同志。这些人是非常可怜的,他们作为同志的本质因素依然存在,这些因素也依然在影响他们的生活,禁锢了他们的生活质量。这些人也是可悲,因为他们都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他们真的需要拯救,但谁又能抗起这一面“助同”的大旗呢?(来源:河南同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只限100字)